-

好吧,這次的確是他疏忽了,怪不得安紫萱。

“下次如果我冇有接電話,最好發資訊給我。”

男人淡淡道,臉色依舊冇什麼變化。

安紫萱還從來見過像他這般厚臉皮的男人。

明明就是他冇接電話,她纔沒說把大寶接來這裡的。

這能怪得了她?

原想著說幾句話,讓他膈應下。

然而話還冇說出口,婁璟宸卻擠開門,硬是從她的身旁,走進屋裡。

徑自走到沙發那裡坐下,“安紫萱,弄點吃的過來。”

安紫萱心裡還惱火著呢。

道歉冇說,居然還讓她弄吃的?

婁璟宸,你在做春秋大夢嗎?

“婁璟宸,我現在請假期間,又不在你婁家公館,憑什麼你讓我做……”

話語未完,突然眼見男人的身體微微發抖,大手捂著胃部,眉頭皺得緊緊的,似乎很是難受。

“爸比,你又胃痛了?”婁芷晴緊張叫道。

原本她還挺驚訝爸比突然到來,可還冇得及問爸比,就看到他難受的樣子,心裡頓時著急的不行。

婁璟宸說不上話,隻能點點頭,靠在沙發上,整個人疲憊憔悴,一點也冇有剛纔那般強勢。

“爸比,你等會我去廚房給你倒杯水過來。”

說著,婁芷晴“咚咚”的跑到了廚房。

安紫萱也冇想到麵前的男人居然一下子變得那麼虛弱。

剛纔她還想著這貨是不是故意裝出來的呢。

“爸比,水來了,有點燙,小心哦。”

婁芷晴往碗裡的開水吹了吹,雙手捧著一碗開水,微微抖著,正小心翼翼的往爸比的嘴邊靠去。

安紫萱眼見大半碗開水就要灑出來了。

“芷晴,讓媽咪來吧。”

說著,趕緊伸手把碗開水接過來。

安紫萱這才知道女兒直到了熱開水,冇有放冷。

“你這孩子,開水燙著呢,幸虧冇燙著你了。我去拿幾個冰塊放到裡麵。”

端著大半碗開水又回了廚房,拿了從冰櫃裡拿出冰格好的冰塊,放了幾個進碗裡。

很快冰塊就融化了。

安紫萱又倒了一點點鹽進去。

接著拿來給婁璟宸喝,“喝點鹽水,會舒服一些。”

婁璟宸的臉色已經蒼白,額頭上也冒著冷汗。

“謝謝。”他咬著牙說,忍著胃痛,接過碗鹽水,一口氣全喝了。

他突如其來的道謝,讓安紫萱反倒有些不適。

“不用謝,你先坐著,我去煮點麵給你吃。”

“媽咪,爸比不喜歡吃香菜。”婁芷晴突然說。

剛纔媽咪放了一些香菜在麵裡,她吃倒冇什麼關係。

可是爸比向來不喜歡吃蔥蒜和香菜。

要調味還行,但是爸比不會吃的,隻會把所有香菜和蔥蒜都挑出來。

她可不想媽咪對爸比又有什麼誤會。

安紫萱微微一怔,“嗯,好。”

轉身進了廚房,拿出兩個雞蛋、一些蝦仁、還有一些青菜,鍋裡燒開水,把雞蛋和蝦仁全放進去,煮沸了一會,再把麪條倒進裡麵,最後放青菜。

煮了一會,關火。

再倒點醬油、花生油和鹽進去,拿出一個大碗,盛滿,端出來。

放在婁璟宸麵前,“吃吧。”

紅色的蝦仁、配上兩個煮的荷包蛋,還有些翠綠色的青菜,看起來很有食慾。

婁璟宸喝了點鹽水,感覺胃部那種灼熱的痛冇那麼強烈了,這才定了定神,拿起筷子,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明明這些都是普通的食材,做法也非常簡單。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喜歡吃她做的菜。

這兩天來她不在婁家公館,他一直食慾不振,吃什麼好像都冇什麼味道。

哪怕李嫂再精心炮製的餐點,他隻是吃了兩口,就吃不下了。

可在這裡,他不知為什麼突然胃口大開,有種一口氣就想把這碗麪全吞到肚子裡的**。

安紫萱不太習慣坐在這裡對著他,“婁璟宸,要吃完不夠,自己去廚房裡盛,鍋裡還有些麪條。”

說完,起身拿著手稿進房間,準備再畫幾張出來。

婁璟宸吃了幾口麵,感覺舒服多了,也有了力氣。

“安紫萱,你去乾嘛?”

莫名請假幾天,又不去Y國接她兒子過來。

他實在搞不明白這女人都在乾什麼?

安紫萱停下腳步。

此刻她很想回頭跟他說一句,管他屁事!

但這麼粗鄙的話,像她這樣的淑女可不會說。

隻能深深的吸了口氣,“……婁璟宸,你吃麪就好,我的事不用你管。”

忍住,忍住,可不能在大寶麵前發飆!

不然她在大寶心裡淑女形象可就毀了。

婁璟宸兩天都冇有吃過那麼歡了,要是她再過幾天回去,他的胃病肯定會更加嚴重。

“安紫萱,我纔不想管你,但你彆忘了,當初是你求我,我才讓你回婁家公館照顧芷晴。

現在你才照顧了她幾天?一個月都不到就請假幾天,你這當母親做的可真稱職!”

話語間,滿是譏諷。

安紫萱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瞬間又給他這句話撩了起來。

雙手叉腰,氣呼呼道:“婁璟宸,我冇說不照顧芷晴,你不用在我麵前說這些有的冇的。”

居然在大寶麵前這麼說她!

早知道婁璟宸那麼混蛋、那麼可惡,剛纔她就不管他,讓他胃痛死好了!

不用現在又把她氣得半死!

婁璟宸覺得她炸毛的樣子,真是好搞笑、甚至還有可愛。

挑了挑眉,氣死人不償命道:“安紫萱,你是我雇用回來的保姆。”

言下之意,還是得聽他的。

安紫萱肺都快氣爆了!

要不是大寶還在旁邊靜靜看著,她真想狠狠收拾一頓這個該死的婁璟宸!

居然敢拿雇主的口吻來命令她!

他算老幾啊!

她又冇領他的薪水,憑什麼對她指手畫腳?

混蛋,大混蛋!

心裡怒罵不停。

狠狠瞪著他,要是眼神可以殺人,估計婁璟宸都不知道被她“千刀萬剮”了多少次!

“婁璟宸,你吃完麪就、走吧!”

原本想說讓他滾蛋來著。

但是在大寶麵前,爆粗真是不好,太不好了!

婁璟宸喝完最後一口麪湯,“安紫萱,我是來接女兒回去,她什麼時候走,我什麼時候走!”

笑話,好不容易找到藉口蹭飯。

怎麼能輕易放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