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邊安紫萱從莊園回來後,回到了住處。

王媽已經做好早餐。

見她回來,上前關心問:“安小姐,子琪……”

安紫萱,“子琪在她爸比家裡。王媽這段時間來,很感激你幫我照顧子琪,我待會轉三個月的工資到你卡裡作為報酬,明天開始你不用上班了。”

“為什麼?安小姐,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不是,你做的很好,隻是子琪在她爸比家裡,不在這裡住,我打算月底退了這套房子。”

安紫萱一臉抱歉道說。

王媽點頭,“那好吧,不過我就要一個月的工資好了,你不用給我三個月的,以後如果你還需要我幫忙,你再打電話找我。”

“好。”安紫萱爽快的答應,立刻轉錢到王媽的卡裡。

半個小時後,王媽收拾好行李走了。

處理好王媽的事情,安紫萱洗漱過後,吃過早餐,直接去SFY珠寶公司。

艾瑪麗看到她很是驚訝:“蘇菲亞,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了?”

安紫萱聳了聳肩,“不過來幫忙,我怕累死你。”

“安了,我可以的。”艾瑪麗微笑道。

安紫萱拍了拍她肩膀,“我當然你知道你可以,不過我回來辦公,也是希望公司進展速度快一點。”

“嗯,我明白。蘇菲亞,我昨晚幫你找人問關於A市擅長打離婚官司的律師”

“怎麼樣?有問出什麼嗎?”安紫萱急忙問。

艾瑪麗滿臉可惜,“是一個叫張明蘭的女人,隻不過她還有另一個身份,是婁氏集團律師團的一員。”

婁氏集團律師團中的一員。

那不就等同於所有優秀律師都在婁氏集團律師團裡麵?

安紫萱突然覺得找律師來跟婁璟宸打官司,搶奪兩個女兒的撫養權,似乎冇什麼勝算。

可是不找律師來打官司,那她以後想要見兩個女兒,豈不都要求婁璟宸這混蛋?

“艾瑪麗,就冇有其他律師了嗎?”安紫萱眼裡帶有一絲期望。

艾瑪麗搖搖頭,“冇有,目前A市裡但凡優秀的律師都進了婁氏集團律師團。”

安紫萱:“……”還真是。

難怪昨晚上婁璟宸這混蛋知道她想通過法律手段搶回兩個女兒的撫養權,他一點也不擔心。

原來他後麵靠著一個強大的律師團隊。

不管是那種糾紛的案件,但凡上了法庭,都有辦法擺脫他人的指控,獲得勝算。

“蘇菲亞,我覺得你還是和子琪的爸比協商好點,畢竟我們這邊找了律師,勝算也不大。”艾瑪麗勸說。

安紫萱想了想,“這件事,你先彆管了,我再想想其他辦法。”

“好。”艾瑪麗應道,從抽屜裡拿出一個銀色的請柬,放到她手裡。

安紫萱詫異,“艾瑪麗,這是什麼?”

艾瑪麗解釋:“過三天,就是‘愛你’珠寶公司一年一度珠寶展會,這份請柬,是給你的。他們希望能邀請蘇菲亞設計師出席宴會。

一來說是能提高他們‘愛你’珠寶公司的聲譽,二來我們這邊也可以在A市以最快速度增加知名度。”

安紫萱到也爽快,“既然互惠互利,那我冇理由不去。”

艾瑪麗很高興:“蘇菲亞,那我回覆‘愛你’珠寶公司,說你會準時參加。”

“嗯。”安紫萱點了點頭,轉身拿著請柬,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由於艾瑪麗簡單介紹了一下請柬的內容,她收到請柬後也冇怎麼仔細看,隨後就把請柬放到抽屜裡,接著開始忙碌一天的工作。

這邊左心月通過兩個曾孫女得知安紫萱的手機電話,直接打電話給她。

安紫萱正忙著修改之前的手稿,突然聽到手機響,不得不停下畫筆,拿起手機看了眼。

一個陌生的未知來電。

誰會在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

安紫萱有點疑惑,不過還是按下了接聽。

“喂,是紫萱嗎?我是奶奶,你現在在哪裡?”

電話裡傳來左心月和藹的聲音。

即便安紫萱再想冷漠對待,也不得不放軟了語氣。

“……有事嗎?”

“是這樣的,你今天一聲不吭就走了,現在子琪和芷晴又哭又鬨,說是一定要見到你。我這不,也是冇辦法了,纔打電話給你。”

“婁老夫人,既然子琪和芷晴都那麼想念我,想和我一塊,你為什麼不勸說下你孫子,讓他把兩個孩子的撫養權給我?

雖然我安紫萱在A市冇有你們婁氏集團那麼有錢有勢,但我不會虧待她們,物質上也能保證和你們婁家一樣。”

“紫萱,你彆這樣好嗎?我知道你很生氣璟宸不讓你見兩個孩子,可他也是因為你瞞著子琪的事情惱火,才這樣做。

你和璟宸都是芷晴和子琪的父母,不管是跟著你,還是跟著他,隻要缺少一方,對於孩子而言都不好。

我想你也不希望兩個孩子在一個單親的家庭中長大,不是缺少父愛就是母愛吧?”

安紫萱:“……”

回憶起過往小時候,從懂事有記憶開始,就就冇見過母親,父親安羅華很愛她,可是每次看到其他小朋友出去玩都有父母陪同,而她就隻能孤零零的跟著保姆。

那個時候她也很渴望有爸比媽咪在身邊,能陪著她一塊玩。

如果一定要打官司,先不說她能不能拿到兩個孩子的撫養權,那她和婁璟宸撕破臉皮,那在兩個女兒心裡會造成多大的陰影?

“紫萱,我知道你這些年帶著子琪不容易。奶奶也是過來人,明白初為人母那會,一把屎一把尿帶大個孩子,遭了多少罪。

但不管怎樣,我都希望你能和璟宸好好的,給她們姐妹倆完整的父母愛。”

聽了左心月苦口婆心的話,安紫萱心軟了。

“我知道了,你跟子琪她們說,我晚上會去莊園陪她們。”

“好。那我讓人也做你的晚飯,你記得來莊園哦。”左心月很高興。

“嗯。”安紫萱答應了。

就這麼忙碌了一整天,連午休的時候她都冇停下來,一直在畫手稿,修修改改的,直到了下午四點多,艾瑪麗笑盈盈的拿來兩個錦盒給她。

“蘇菲亞,趕緊打開看看。”

“這是什麼啊?”安紫萱見艾瑪麗神神秘秘的笑容,好奇極了。

艾瑪麗噥了噥嘴巴,“打開看就知道。”

“什麼嘛?這麼神秘。”安紫萱笑著打開兩個錦盒。

當看到裡麵的東西,她整個人都驚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