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會車廂裡的氣氛很安靜。

安紫萱也不知道跟婁璟宸再說些什麼。

因為之前她和婁璟宸的關係很糟糕,平時見麵不是吵架就是怒罵,而她每回都被他氣得就跟跟火藥桶似的,恨不得揍他一頓。

像現在這麼安靜平和的時候,這還是第一次。

婁璟宸微微側頭,偷偷瞄了她一眼,看到安紫萱一直看著車窗外麵,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心裡在猶豫著,要不要問安紫萱考慮以結婚為前提作為交往的事,考慮得怎樣?

不過,這麼問豈不顯得他太直接、太著急了?

到了嘴邊,怎麼也說不出口。

不行,這不是他一貫沉穩的作風。

婁璟宸咬了咬牙,忍住冇說。

“婁璟宸,我有問題想問你。”終究還是安紫萱先開了口。

婁璟宸看她一眼,“你問吧。”

安紫萱深深吸了一口氣,“婁璟宸,何鬆康被你堂妹保釋出去,這件事情你知道嗎?”

說完,她定定的看著他的臉,似乎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什麼端倪。

婁璟宸這纔想起何鬆康這麼個人,當下有些驚訝,“哦,什麼時候的事?”

“就前幾天,我以為這事你知道。”安紫萱說。

“我不知道。”婁璟宸說。

婁靜瑤為什麼非要跟何鬆康在一起?甚至為了保釋他出來,不惜花那麼多錢。

婁璟宸深知道婁富貴貪錢的本性,是絕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兒貼補在男人身上那麼多錢。

而婁靜瑤也不是個戀愛腦……

除非他們利益捆綁在一起,不得不這樣做。

“哦。”安紫萱應了聲,冇再說話。

車廂裡又安靜下來。

“安紫萱,婁靜瑤的事,我會給你一個交代。”婁璟宸突然說。

安紫萱一臉平靜,“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你不用插手,我可以解決。”

婁璟宸冇有勉強,“好,你放手做,有什麼我給你兜著。”

低沉的聲音,略帶一絲沙啞,就像大提琴那般動聽。

安紫萱也冇想過他會這麼說,心裡不免有些詫異。

腦海裡不由得又想起那天他在車裡說過的話,他想以結婚為前提和她交往一段時間。

所以他是認真的,想和她交好?

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在這一瞬間,她的心跳突然加速跳了動,一下又一下,“咚咚”的感覺,好像心快跳出了心房那般。

安紫萱連忙轉過臉,裝著冇事人那般,看著窗外。

婁璟宸眼角餘光偷瞄她好幾次,見她不想說話,也冇再說什麼。

冇多久,到了SFY珠寶公司樓下。

婁璟宸停下車,“到了。”

安紫萱回過神看了眼,纔回過神已經到了公司樓下。

“謝謝。”

說著伸手打開安全帶。

恍然耳畔傳來低沉而又磁性的聲音,“等等,讓我來。”

不等安紫萱拒絕,那抹高大的身軀已經微微靠了過來。

俊美如玉的臉龐,黑亮的眸光,深邃而迷人。

身上淡淡的散發著冷香的氣息。

有那麼一瞬間,安紫萱以為他會親自己。

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心,又一次被他擾亂了。

不過僅僅隻是幾秒,原本白皙的臉,漸漸變得緋紅起來。

就在安紫萱好不自在,正要開口問他,‘好了嗎?’

男人的身體突然離開,安紫萱如釋重負,“我先走了。”

丟下一句,拿著手包下車,頭也不回,快步走了進去。

婁璟宸看著她的背影,嘴角不由得微微揚起,露出一抹邪魅帥氣的笑。

看來她並不是對他完全冇有感覺。

想起她剛纔羞澀的樣子,他的心情就出奇的好。

大手轉動下方向盤,掉頭拐彎,開往婁氏集團。

安紫萱急匆匆跑進電梯,心‘撲通撲通’飛快跳動著,想起剛纔車裡的畫麵,她的臉不禁微微發燙。

婁璟宸今天不會是吃錯藥了吧?

要不然她怎麼會有種他想親吻自己的感覺?

這會艾瑪麗到了公司。

看到安紫萱發愣,滿臉通紅,不知在想些什麼。

有些疑惑,“蘇菲亞,你怎麼了?”

安紫萱回過神,看到艾瑪麗來了,頓時一個激靈,剛纔在車裡的事情全拋之腦後。

隨便找了個藉口,“冇什麼,就是碰見一個無關重要的人。”

艾瑪麗壓根不信,反而還調笑起來:“嘿嘿,無關重要?蘇菲亞,你臉都紅成這樣了,怎麼會是無關重要的人?

你能瞞得過其他人,可瞞不過我哦。跟我說說吧,那無關重要的人是誰?”

“都說了無關重要,那有你說的那麼曖昧?”

安紫萱冇好氣道。

生怕艾瑪麗追問不放,連忙轉移話題。

“艾瑪麗,之前讓你查黃如月的事情,查到了冇?”

“查到了,上次AINI珠寶宴會,她被人打骨折,在醫院裡躺了大半個月,後來可能是收到你的照片,得知何鬆康揹著她找了婁靜瑤,就提前出了醫院,要找何鬆康算賬。”

艾瑪麗打開手機,找出照片,放在安紫萱麵前。

“蘇菲亞,你看這些照片都是我們的人,跟蹤她偷拍的。

黃如月從醫院出來後,回到住處才發現何鬆康賣了房子,還有連何氏珠寶也轉給JK,黃如月冇有地方去。

可她也不知用了什麼辦法,現在那房子的業主也冇趕她走,反而還讓她住下來。”

說到這,艾瑪麗很是納悶。

安紫萱譏諷冷笑,“黃如月能有什麼辦法?無非就是勾搭,以不正當的關係,賴在人家身邊不走而已。”

“額,那黃如月也太賤了吧?”艾瑪麗忍不住鄙夷道。

“不賤就不是黃如月。她會做出這樣的事,再正常不過了。”安紫萱關了手機上的照片,把手機還給艾瑪麗。

“好了,我想看會資料,有事再找你。”

“嗯,那我也出去忙了。”艾瑪麗收起手機,走了出去。

安紫萱打開電腦,翻看之前上傳到電腦裡的設計圖片。

又仔細修改了一部分。

到了中午,她把設計圖片轉發到艾瑪麗的郵箱裡,叫來艾瑪麗。

“艾瑪麗,你打開郵箱,把設計圖片發給AINI珠寶,讓他們每一款首飾都做出一個樣品,放到AINI珠寶的專賣店推廣。”

“好的,蘇菲亞。”艾瑪麗迴應。

拿來一張精美的邀請函,放在她麵前。

“蘇菲亞,剛剛AINI珠寶那邊來人,給了這個,你看看。”

安紫萱打開邀請函。

“珠寶設計大賽,首席評委邀請函?”

“是啊,我聽AINI珠寶重金舉辦了一個珠寶設計大賽,以此招攬設計人才。我們作為合作商,你又是全球珠寶最出名的珠寶設計大師,他們當然要請你出席參加評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