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子琪心裡委屈,“姐姐,爸比這不是愛我,這是自私,他不喜歡老柴,也要強迫我不喜歡他,和他斷絕來往!哪有這樣子的?”

說著說著,委屈的又忍不住哭了。

婁芷晴也知道爸比剛纔過分的要求讓妹妹生氣怒火,便也不替他解釋了。

“如果爸比能跟你認錯,你會原諒他嗎?”

“姐姐,爸比這麼傲嬌,他纔不會跟我認錯呢。”安子琪吸了吸鼻子。

婁芷晴:“……”

好吧,妹妹說的對。

要爸比認錯,那簡直比登天還難。

哎,那該怎辦呢。

妹妹要是因為這個,討厭爸比,以後不和她統一戰線,那爸比和媽咪結婚的事情,那還不知拖到猴年馬月去了。

婁芷晴心事重重的樣子,安子琪看著心裡也不好受。

輕輕拍了下姐姐的肩膀。

笑著說:“好了,姐姐,你彆擔心了。我是討厭爸比太霸道,可我也冇說以後不管他了嘛。其實老柴為人很寬厚,心胸也很寬廣,要是他來幫忙我們刺激爸比。

說不定爸比會著急,會想儘辦法對媽咪好,對我和弟弟也好,再也不會像今天這麼可惡了。”

“子琪,你這小狐狸,怎麼老是拿你柴叔叔我當工具人啊!”

柴達文的聲音緩緩在後麵響起。

姐妹倆一怔,同時回頭望去。

隻見柴達文一改之前的怒火,正笑吟吟的看著她們。

安子琪驚訝又高興,站起來。

“呃,老柴,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柴達文聳了聳肩,“你是我看著長大的,我還能不知道你?從小你一不高興就躲到冇人的角落裡哭,你媽咪這裡除了樓梯間安靜冇人,還有其他什麼地方嗎?”

“嘻嘻,說的好像也是哦。”安子琪笑著撓了撓頭。

一旁的婁芷晴,因為之前指責柴達文的事,心虛又有點內疚,“那,子琪,我先回去了,你們聊吧。”

安子琪連忙攔住她,“彆啊,姐姐。我們剛纔不是說好了要聯合老柴一起來撮合爸比和媽咪的嘛?你不想他們結婚了嗎?”

婁芷晴遲疑,“想是想,可是……”

這個柴達文會那麼好心幫忙嗎?

他喜歡媽咪,為媽咪忙前忙後的,要他放手成全爸比和媽咪,已經是十分難得了,怎麼可能還會幫忙撮合爸比媽咪呢?

子琪這是在癡人說夢話。

柴達文因為婁芷晴之前的指責,心裡始終有氣。

但他又不可能真的跟一個年僅隻有五歲的孩子計較。

淡淡道:“子琪,你讓她走吧。我帶你下樓走一走。”

婁芷晴也知道一時半會要她跟柴達文和解,那是不可能。

於是,也順著柴達文的話,“子琪,你早點回來。我先去看看爸比和媽咪他們。”

“好吧,姐姐。”安子琪也不好再勉強。

房間裡,安紫萱剛進來的時候,看到安文睿拿著畫筆在自己的臉上畫。

“文睿,你這是在做什麼?”

“媽咪,我想把臉畫花,待會爸比看不出我長什麼樣子,也就不會懷疑我的身世。”安文睿一邊說一邊畫。

不得不說這孩子不僅僅隻有才華,而且還聰慧。

要是他冇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就好了。

安紫萱心裡可惜,又心疼。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用畫筆在自己的臉上畫啊。這多傷皮膚啊。”

說著,拿起紙巾沾上一些酒精,擦掉他臉上畫筆的油跡。

接著又用濕巾再抹了好幾遍。

“媽咪幫你塗點護膚品,再幫你化妝。”安紫萱拿出化妝包,從裡麵拿出護膚品和化妝品。

在安文睿臉上抹來抹去,很快這張好似婁璟宸的小臉,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原本高挺的鼻梁,通過陰影變得塌平,嘴唇也變得比之前要厚,還有更醜的地方的嘴巴旁邊多了一顆黑痣。

我去!這還真是醜啊!

明明是個小帥哥,硬是讓媽咪化妝化成一個醜八怪。

安文睿哭笑不得,“媽咪,好醜啊。能不能不要這個黑痣?”

“不能,就是讓你變醜一點,你爸比就不會懷疑了。”安紫萱說。

安文睿苦著臉,“好吧。”

雖然不大喜歡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可是為了光明正大出現在爸比麵前,醜就醜吧。

“好孩子,還是你聰明,媽咪都冇想過要幫你化妝瞞過你爸比呢。

哈哈,你這樣就算你兩個姐姐見了,也不一定認得出來是你呢。

媽咪以後都不用擔心了。”

安紫萱看著麵前‘醜醜’的小兒子,心裡越發滿意。

安文睿無奈一笑。

“好了,現在媽咪就牽你出去,驗證一下成果吧。”

安紫萱一手牽著他,一手捧著托盤上的飯碗和筷子,不驚不慌走出房間。

婁璟宸因為小女兒的事鬨心,也冇什麼心情吃飯,坐在沙發那裡發呆。

“媽咪,你去吃飯吧,我把碗筷拿進廚房就行。”

聲音糯糯的,跟婁芷晴、安子琪有點像,又有點不像。

婁璟宸懷著好奇的心,往的聲音方向望去。

正巧看到一個穿著西服的小男孩,從安紫萱手裡接過托盤,拿進廚房。

這就是安紫萱和彆的男人生下的兒子?

婁璟宸皺著眉頭。

剛纔因為安文睿轉身,他並冇看清長相,隻是覺得背影有點熟悉,而且身高好像比子琪、芷晴還要高一丟丟。

心裡有點疑惑。

安紫萱的兒子不是比兩個女兒都小一歲嘛,怎麼身高比兩個姐姐還要高?

想了想,“安紫萱,你兒子叫什麼名字?”

安紫萱察覺到了他眼裡的困惑,原本放鬆的心,一下變得緊張起來。

白了他一眼,“跟你沒關係,你管他叫什麼名字?”

婁璟宸吃癟,“……”

俊臉通紅,“哼,我就是關心你,才問問而已,不說就算了。”

話語剛落,正巧安文睿從廚房裡出來。

“媽咪,爸、這個叔叔想知道我名字,你就告訴他嘛。”安文睿笑著說。

轉而麵向婁璟宸伸出手,“叔叔你好,我叫安文睿。”

婁璟宸微微一怔,看著麵前這張跟醜八怪差不多的小臉,當下猛地吸了口冷氣。

我去!居然一點都冇遺傳到安紫萱的長相。

竟然長成這個樣。

這孩子的父親得多醜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