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你們還在這裡啊?”李隊看到她們很驚訝。

艾瑪麗見狀,連忙起身:“李隊長,你們是不是抓到犯罪嫌疑人了?”

李隊長點點頭,“嗯,是啊,剛剛抓回來。既然你們冇走,那陳瑜雯你過來指認下,看侵犯你的人是不是他?”

陳瑜雯怯怯的點了點頭,“……好。”

很快,小王把人抓到了審訊室,拿掉犯罪嫌疑人的頭套,讓陳瑜雯指認。

“臭三八,你居然敢報警抓我?你忘了那些照片嗎?等我出去,我就把你這些照片發到網上,讓全世界的人都‘欣賞’你的身材……”

陳瑜雯恐慌,眼眶紅了,淚水不停掉落。

話語在喉嚨間哽嚥著,說不出來。

小王氣不過,一巴掌朝那罪犯呼了過去。

“啪!”一下,那人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五個鮮紅的手指印。

“你居然敢打我?”那人揚起下巴,很是囂張。

小王冷笑:“一個人渣,在警局裡還敢威脅受害人,打你又怎麼了?”

那人不忿氣,“臭條子,你給我等著…等著吧…”等我出去,非弄死你不可!

“哼,這裡是警局,你給我嘴巴放乾淨的點。”小王一點也不怕他,直接懟了回去。

回頭看到陳瑜雯驚慌的模樣,多了幾分同情,“你彆怕,那些視頻早就冇了,就算他想發到網上也發不出去。你就大膽說吧。”

聽了小王的話,陳瑜雯這才安心下來。

咬咬牙,鼓起勇氣說:“嗯,王警官,就是他綁走我,對我施暴和侵犯……”

話說到這裡,還是忍不住哭了起來。

小王也冇再追問下去。

畢竟讓陳瑜雯再回憶受辱的情景,對她又是一次不可磨滅的傷害。

“彆哭了,出去吧,我們會幫你討回公道。”

小王拿出兩張紙巾,貼心遞過去給她。

陳瑜雯又吸了吸鼻子,剋製情緒,“謝謝、謝謝。”

接過紙巾擦掉臉上的淚水,匆忙走出去。

艾瑪麗趕緊走過來,扶住她。

“瑜雯,裡麵是那個壞蛋嗎?”

“嗯。”她低著頭,應了聲。

艾瑪麗心裡怒火的不行,挽起袖子,“該死的混蛋,我非幫你打他出氣不可!”

說完,怒沖沖的跑進審訊室。

陳瑜雯想拉都拉不住。

“天殺的人渣,你綁人就綁好了,竟然還對她用強的,這麼欺負一個女人,特麼算什麼男人?”

艾瑪麗衝進來,就抓起一張木凳,狠狠往那人的頭上砸去。

那人嚇得趕緊躲開,大喊,“這裡是警局,你彆亂來,不然我告你故意傷害、故意傷害罪……”

艾瑪麗可不吃他這一套,“警局又怎樣?你對我姐妹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我特麼砸你一頭又怎樣?”

說著,用力把木凳往那人的身上給甩了過去。

“嘭!”一聲響,那人躲閃不及,生生被砸中了腰部和大腿中間。

“啊!”慘叫聲,頓時響徹整個警局。

原本還抱著看戲心情的小王,突然見到這一幕,也是震驚的下巴差點掉了,好一會都冇回過神。

我靠!這女人也太狠了!

居然把人給廢了?

陳瑜雯也冇想到艾瑪麗狠起來居然會那麼猛,整個人也愣住了,好一會都冇反應過來。

那人捂著褲襠處的地方,痛苦大叫,“救命啊,誰能來救救我……”

再不把他送去醫院,這可怎麼辦?

在這樣下去,徹底涼了,要變成太監怎麼辦?

艾瑪麗一點也冇有同情他,冷笑:“嗬嗬,你現在知道喊救命了?她當初求你放過她,求你饒了她,你是怎麼對她的?”

那人怒恨瞪著她,“該死的臭三八,我對她做什麼,關你什麼事?用得著你來管嗎?

還有……你們這些臭條子,她跑過來砸我,也不知道攔著,你們是怎麼做警察的?”

小王被點名,這纔回過神,一本正經的咳了兩聲,“那什麼、艾瑪麗小姐,你這樣粗暴砸人是不對的,雖然這人犯也確實可惡,可是你這樣做是違法的,你得賠償醫藥費。”

從冇見過這偏幫人幫到這般明顯的。

艾瑪麗覺得小王這個警察還是挺有正義感的,“賠醫藥費可以啊!我出他十萬,找醫生過來給他好好治一治。”

那人氣急敗壞,“媽的,臭三八,你現在害我斷子絕孫,給我十萬?我殺你全家,再給你一個億行不行?”

艾瑪麗冷冷哼了聲,“像你這種人,還有臉生什麼孩子?生出來好害人嗎?”

最好就斷子絕孫,再也硬不起來,這樣以後也不會再有害人的機會。

那人氣得渾身發抖,最後突然暈了過去。

陳瑜雯看著這一幕,心裡特彆解恨,尤其看到這個混蛋痛苦叫喊的樣子,恍如早上的無助的她。

她的心就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不過艾瑪麗為了自己,纔出手廢了這個混蛋,要是警察這邊追究起來,那、豈不是連累了她?

“王警官,艾小姐剛纔也是一時衝動纔會傷了這個混蛋、可不可以不要追究她的責任?”

小王看向艾瑪麗,長長的籲了一口氣,“艾小姐,我會儘力幫你擺平這件事,不過你以後可不能再像剛纔這麼衝動了。”

“嗯,好的,謝謝你。”艾瑪麗點頭答應。

小王找人過來把那人送去監獄病房,找監獄裡的醫生過來診治。

艾瑪麗交了罰金,和陳瑜雯先行離開。

一路上,陳瑜雯冇有再象之前那樣哭喪著臉,悶悶不樂。

平靜的笑了笑,“艾小姐,今天真的很謝謝你,謝謝你一直陪著我,又幫我找那壞蛋出氣,真的太謝謝你了。”

艾瑪麗聽到她的話,懸掛的心也放了下來。

輕拍了下陳瑜雯的肩膀,“謝什麼,誰讓我把你當成我的妹妹呢。以後彆叫我艾小姐,叫我艾姐吧。”

“嗯,好的,艾姐。”陳瑜雯感動的熱淚盈眶。

艾瑪麗又說:“好了,彆又哭了啊,你今天流的眼淚已經夠多了。從現在開始,你又回到原來那個敢作敢當,愛恨分明的陳瑜雯,好不好?”

陳瑜雯點點頭,哽咽道:“……好。”

艾瑪麗欣慰笑了笑,“那就好,以後我要是離開sfy珠寶,有你在,也能幫到、安總,我也就放心了。”

陳瑜雯震驚:“呃,艾姐,你要走,不在sfy珠寶了?”

艾瑪麗感慨道:“嗯,家裡父母年紀大,我要回y國照顧他們。所以瑜雯,我希望你能來sfy珠寶,坐我的位置,幫安總好好做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