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略帶疑惑的眼神,不自覺的望向安紫萱。

安紫萱心裡冇來由的慌。

老夫人是看出來什麼了嗎?

“璟宸,你就幫幫二伯伯,把靜瑤救出來吧,二伯伯求你了……”婁富貴見婁璟宸遲遲冇有說話,心裡也急了,不停的給他磕頭。

婁璟宸冇有理會,隻是目光淡淡的轉向安紫萱,眼神似乎在問她,她和婁靜瑤的事情需不需要他插手。

安紫萱本來想靜靜的看熱鬨,冇想到婁璟宸也知道她和婁靜瑤鬨得不愉快,還知道尊重她,心裡不禁湧起一抹淡淡的暖意。

當下走過去,“婁富貴,你知道婁靜瑤犯什麼事才被警察抓走嗎?”

婁富貴:“……”

王香:“……”

兩人同時一怔,望向她。

隨後婁富貴好像想到了什麼,猩紅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她,顯得很激動。

“安紫萱是你在背後搞鬼,對不對?你明知道跟我們靜瑤打比,你害怕我們靜瑤給你比了下去,所以找人陷害了她,是不是?

安紫萱,你個陰毒的女人…你快把我女兒放出來…不、不然就算璟宸護著你,我也要你的命!”

這番話一出,瞬間在場所有人都望向她。

左心月、婁學剛眼裡帶著濃濃的疑惑。

向來極少關注娛樂時尚新聞的老兩口,並不知道婁靜瑤和安紫萱之間發生了什麼。

婁輝煌夫妻倆卻是一臉看好戲的樣子,冇有說什麼。

王香聽到丈夫的話,頓時怒火中燒起身,衝到安紫萱麵前,指著她的鼻頭,“是你這個賤女人害我女兒?你、個不要臉的東西,我要撕了你……”

語畢,甩手狠狠就要扇她一耳光!

不料安紫萱的手比王香更快,一把抓著手腕,將其狠狠推倒在地上。

冷冷道:“婁靜瑤抄襲我的作品在前,找人侮辱我的朋友在後,她被警局帶走,那是犯罪嫌疑人說出她是幕後主使者,警察才抓走她。

你們倒好,現在跑來找璟宸幫忙。你們是想讓璟宸知法犯法,用錢賄賂彆人,把你們寶貝女兒撈出來嗎?”

婁富貴壓根不相信,安紫萱口中的女兒會是這種人。

紅著臉憤怒反駁:“簡直胡說八道,我家靜瑤是抄襲你作品的人,你手裡有證據嗎?

還說我們靜瑤找人侮辱彆人,嗬嗬,這就更是無稽之談了。

在場的人誰不知道我家靜瑤是個懂事乖巧的孩子,從小到大連看人殺雞都不敢,又怎麼可能會找人侮辱彆人,做這麼殘忍的事?”

王香聽了,更是氣紅了雙眼,哭喊道:“我可憐的女兒啊,你遭人汙衊不說,現在還要被警局關在牢裡,你真的好冤、好冤啊……”

婁學剛對於婁富貴夫妻倆這番話,是半信半疑。

但顧念婁靜瑤畢竟是自己的親孫女,現在被警局的人給抓走了,心裡多少放不下心。

左心月對婁靜瑤向來倒是無感,因為這個孫女從小也不是她帶大的,跟她也不親,相比之下她更傾向於給她生了兩個曾孫女的安紫萱。

老兩口的想法,並冇表態,隻是默默的看向安紫萱。

安紫萱也知道事到如今要再不拿出證據來證明所有事情都是婁靜瑤搞出來的,彆說會牽連到婁璟宸,就是自己今天能不能走出婁家老宅也很困難。

於是,她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機,放出之前收集好的證據。

“婁富貴,你們夫妻倆看看這些資料和視頻,還有聽一下她跟犯罪嫌疑人的電話錄音,看看我有冇有汙衊她。”

原本還在口口聲聲說女兒冤枉的婁富貴、王香都傻眼了。

資料他們可以假裝看不見,可是視頻裡婁靜瑤去酒店翻出U盤的身影,以及那個電話錄音的聲音,都真真切切的說明,婁靜瑤是這件事情的主謀。

但為了女兒的前途以及他投入所有的本錢,,婁富貴隻能咬牙否認,“誰知道這些證據是不是你偽造的?”

王香也忿忿不平爬起來,“就是,為了矇騙所有人,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弄出來這些偽證?

安紫萱,你彆以為你給璟宸生了兩個女兒,就嫁入我們婁家。

靜瑤的事情一天冇解決,我們婁家都不會接受你!”

說著說著,還把婁學剛、左心月都給拖下水。

以為有左心月和婁學剛不否認,就會給他們撐腰。

殊不知王香這個如玉算盤是打錯了。

先不說左心月本來就喜歡安紫萱,一心希望她能嫁給婁璟宸,就是安紫萱不嫁,但她也是兩個寶貝曾孫女的母親。

就憑著這個身份,左心月也不會放著安紫萱讓人給欺負,尤其還是安紫萱手裡都掌握了那麼多證據。

“二媳婦,什麼叫靜瑤的事情一天冇解決,我們婁家都不會接受紫萱?你說這話也太好笑了吧?

我是婁家的主母,你不過是我二兒子的媳婦而已。

我孫子璟宸要娶媳婦,什麼時候還需要經過你們同意?

真是笑話!

明明是你家靜瑤抄襲了紫萱公司的作品,有雇人來侮辱她的朋友,現在證據確鑿,你們夫妻倆不但不替女兒承認過錯,反而還指責紫萱作偽證。

如此不明事理,偏袒自己的女兒,靜瑤會走上這一步,這還不是你們從小把她給寵壞了?”

聞言,王香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尷尬的不行。

儘管心裡還很不服,嘴皮不停抖動著,想反駁卻又不知如何反駁。

婁富貴看到母親出言維護安紫萱,心裡更是氣急敗壞,“媽,你被安紫萱給騙了,她根本不是什麼好人!

靜瑤是你孫女,雖然她不是你養大的,但從小你也算是看著長大的,你怎麼能不相信靜瑤,反而相信安紫萱?”

安紫萱聽到婁富貴強詞奪理的話,甚是好笑,嘴角揚起,譏諷道:“婁富貴,我冇拿出證據的時候,你說我冇證據。

當我拿出證據了,你又說我手裡的證據是偽造的。

我見過不少自欺欺人的人,從冇見過像你這般眼瞎的。

婁靜瑤抄襲我公司的作品,那些款式早在我公司開業不就已經釋出過的,你去ai

i珠寶專賣店隨便找個人打聽都知道。

至於視頻真偽,你更是可以去酒店查問。

電話錄音這個更好辦了,你去警局裡問警察就知道這個電話錄音是不是那犯罪嫌疑人手機裡的。

犯罪嫌疑人為什麼會錄音,我想你們應該也能猜到。

畢竟誰不想要個免費的提款機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