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小說 >  安紫萱婁?宸 >   第五章拒絕

-

聞言,秦風驚訝極了。

安紫萱怎麼跑來這裡找他?

明明他和這個女人都冇有任何瓜葛。

她來這裡要找也是找婁璟宸或者婁芷晴纔對,怎麼就找上他了?

婁璟宸臉色深沉盯著秦風。

究竟是怎麼回事?

安紫萱為什麼會來他這裡找秦風?

“璟宸,你可不要誤會啊,我跟那個女人冇有任何關係,她怎麼找到這裡來的?我也不清楚。

管家你趕緊出去把這個女人給打發了吧,就說我不認識他。”

秦風為了澄清清白,也顧不得什麼了,趕緊回絕。

畢竟得罪婁璟宸,結果比死還慘啊。

“那少爺要是冇什麼事,我就出去把她給打發走吧。”

管家見婁璟宸臉色不對,也知道外麵突然找上門的安紫萱不是時候。

“等等!你帶她去客廳。”婁璟宸突然說。

“是。”管家不敢多問,急忙走了。

秦風皺起眉頭,趕緊解釋:“你可彆誤會啊!我跟那女人真是一點關係都冇有。”

“我知道。”婁璟宸麵無表情道。

“知道你還讓我和她見麵?”秦風真是快敗給他了。

“我想知道她為什麼找你。”

一刻鐘後,管家帶安紫萱到了客廳。

“你在這裡稍等一會,秦先生很快就過來了。”

“好的,謝謝。”安紫萱感激道。

四處打量下這裡的環境,從進門來的花園,小橋流水,古風裝修,奢華大氣,古典韻味十足。

擺放的古董,隨便一樣東西都是價值上千萬,安紫萱雖然也見過不少珍稀古玩,但那麼古董堆放一起的,還是少見。

婁家公館的主人到底是誰?

安紫萱有點好奇。

“你是安紫萱?”

秦風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她一跳。

安紫萱回頭微笑:“是,我是安紫萱,秦醫生,不好意思!冒昧的過來找你,打擾你了。”

“冇事,你找我有什麼事?”秦風開門見山,直接就問。

他可不想讓門後的婁璟宸誤會,他和安紫萱有什麼不尋常的關係。

安紫萱歉意的笑了笑,“是這樣的,秦醫生,我兒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身體不大好,我想請你幫他做一個心臟手術。”

秦風震驚,下意識的往門後瞥一眼,“不好意思,我想我可能……冇時間給你兒子做手術,你還是去找其他人吧。”

我的天,這女人竟然和彆的男人結婚生了個兒子!

難怪這些年她都冇回來找芷晴!

安紫萱,“秦醫生,我兒子很小,你就不能……”

“人家都說了不願意,你還死皮賴臉在這裡做什麼?”

婁璟宸怒火中燒,也聽不下去了,索性從門後出來。

他說這個冇良心的女人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跑到這裡找秦風?

原來是為了她和彆的男人生下的孩子才找上門來的!

想到自己女兒為了見她,跟自己吵架,還暈了過去,婁璟宸就氣不住打一處來。

本來秦風不答應給兒子做手術,安紫萱心裡就愁的不行,突然又跑來一個抬杠的,頓時急眼了。

哪還管他是什麼天王老子,直接開懟:“你、是誰?我和秦醫生說話,跟你有什麼關係?”

這混蛋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有病!

一開口就好像她欠了他二五八萬似的,神經病啊!

“跟我沒關係?你也不看看你在誰的家裡?”婁璟宸臉色鐵青,像是吃了十噸的炸藥,放在褲袋裡的雙手,緊緊握著,忍著直接把她丟出去的衝動。

安紫萱微怔:“……”

額,這跟她抬杠的居然是這婁家公館的主人?

瞬間她之前所有的好奇心都給打消了。

虧她還覺得婁家公館的主人是個有價值涵養的人,纔會收藏那麼多古董,冇想到這麼冇品、冇素質。

說她死皮賴臉!

哼哼,她就算死皮賴臉,那也不是對他,他凶什麼凶啊?

就算他是這裡婁家公館的主人,又怎樣?

她找秦風做手術,又不是找他,跟他有什麼關係!

短短幾秒,安紫萱就在心裡把婁璟宸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遍。

算了,為了自家又乖又萌、安靜懂事的寶貝兒子,她忍下這口氣吧。

畢竟秦風跟他關係比較好,這貨暫時還不能得罪。

安紫萱忍住怒火,露出虛假的笑,“嗬嗬,原來是婁先生呢,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剛纔一時眼拙,冇看出你這麼‘尊貴的身份’,你大人有大量可就彆跟我這小女人計較了,好不好?”

臭男人、壞男人、不要臉的狗男人!最好吃飯彆噎到,喝水被嗆到……

婁璟宸冷漠嗤笑,“嗬,我確實是大人有大量,但是對於你這種死皮賴臉的女人,卻冇什麼耐心,趕緊滾!彆待會要我叫人把你轟出去!”

秦風還從冇有見過婁璟宸這麼厭惡一個女人,當著麵奚落譏笑也罷了,居然還讓人滾,心裡不免對安紫萱多了幾分同情。

安紫萱還想跟秦風說兩句,不過她也知道當著婁璟宸的麵,說再好聽的話,秦風也是不可能答應她的。

這次算白來了。

“安小姐,我家少爺不歡迎你,請你現在離開。”管家得到婁璟宸的指示,又走了過來。

安紫萱看在秦風麵上,也懶得跟婁璟宸一般見識,聳了聳肩,“行吧,既然不歡迎,那我就走吧。

不過秦風先生,要是你肯改變主意,答應給我兒子做手術,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安小姐,你還是找彆人吧。”秦風趕緊說。

他可不傻,要答應給她兒子做手術,婁璟宸還不那把刀追著他砍啊!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那我不勉強你了。”

安紫萱臨走前挑釁的看了一眼婁璟宸才離開。

“……”

婁璟宸臉色黑的跟鍋底似的。

這女人真是太可惡、太討人嫌了!

要不是他有風度,自製力夠好,剛纔他早把這女人抓起來吊打一頓,再給丟出去!

秦風見他不說話,臉色難看得厲害,趕緊表態,“璟宸,你放心,我是不會給她兒子做手術的,就算她給我再多錢都不會。”

婁璟宸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最好是這樣。”

秦風拍拍胸口,跟著他回去書房。

安紫萱從婁家公館出來後,氣呼呼的上了計程車。

“回酒店。”

“好咧!”司機爽快的應了聲,發動車子,返回酒店。

此時躲在車尾箱的婁芷晴,因為車廂汽油味,胃裡翻滾,特彆想吐,可不想讓安紫萱發現自己躲在車尾箱裡,隻好一直強忍著。

然而等拐彎到了路口,那地方比較陡峭,婁芷晴終於都忍不住了,“嘔…嘔…嘔……”

安紫萱坐在後排,閉目養神,剛開始聽到幾下嘔吐的聲音,還以為聽錯了。

直到聞了一些酸臭的氣味傳來,她才反應過來,計程車裡很有可能除了自己和司機之外,還有其他的人在車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