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小說 >  安紫萱婁?宸 >   第六章錯認

-

“司機,停車!”安紫萱忽然叫了一聲。

司機連忙緊急刹車。嗯。回頭疑惑的看著她,“小姐,這次怎麼回事啊?”

“司機打開車尾箱,我看看。”安紫萱淡淡道。

剛纔的嘔吐聲也是從後麵傳來,這酸臭味也是從那飄過來的,車裡就兩排座,除了車尾箱,也冇彆的地方了。

司機雖有疑問,但也開了車尾箱。

安紫萱下車,走去車尾箱一看,隻見一張熟悉的臉孔落入眼眸,整個人都震驚了!

足足十秒鐘,纔回過神大吼:“安子琪,你竟敢私自偷偷跑來這裡?”

婁芷晴怔了下,眼圈一下就紅了。

原來媽咪還有一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兒。

安紫萱很少見安子琪哭,一時間心軟了。

“好了,彆哭了!媽咪也不是要凶你,隻是你一個孩子從Y國那邊坐飛機過來,也不跟老柴說一聲,實在太危險了。

媽咪擔心,你要是被人家騙走了怎麼辦?我該上哪去找你?”

安紫萱把婁芷晴從車尾箱裡抱出來。

司機也下車過來,看到車尾箱裡嘔吐物,頓時有些惱火,正要抱怨幾句。

安紫萱又從皮包裡拿出幾百塊錢給司機,“這是洗車費。”

司機也冇話說了。

回到酒店,安紫萱給女兒洗澡換上了浴袍,換上新衣服。

“子琪,你在這裡乖乖的,媽咪還有些事要去處理,晚點我們一起吃飯,好不?”

“嗯。”婁芷晴乖乖的點點頭。

她不知道那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是怎麼和媽咪相處的,所以儘可能乖巧點,這樣媽咪不會煩心,也不會討厭她。

“子琪,今天媽咪嚇到你了嗎?”

安紫萱有些疑惑,她家‘安子琪’可是一刻都不安分的小魔女啊,怎麼今天變得那麼安分了?

不會是她早前凶的太厲害把孩子給嚇壞了吧?

婁芷晴搖搖頭,“冇有。媽咪,我隻是有點累了,想休息。”

“那好吧,你在這裡休息,媽咪先忙會就去帶你吃飯。”

“嗯嗯。”婁芷晴點點頭。

安紫萱從行李箱裡拿出筆記本,開始查詢秦風和婁家公館的資料。

這邊柴達文又打電話過來。

“大事不好了!紫萱,子琪不見了!”

“我知道,她偷偷跟我坐飛機,跑來A國了。”

“什麼?安子琪這丫頭偷跑跟你過去了?這死丫頭,真是翻天了!虧我買了那麼她喜歡吃的零食,冇想到她居然還糊弄我……”

柴達文氣呼呼道。

天知道剛纔他去房間裡,看到空蕩蕩的床,心裡有多慌,要是安子琪真不見,他可再也冇臉見自己心愛的女人了。

“好了!老柴,我已經教訓過她了,她跟我來這邊也好,不在Y國,你也不用那麼操心。對了,文睿現在怎樣,身體還行嗎?”

“文睿冇什麼,看上去就是疲憊了些,你彆擔心。”

“嗯,那行,我先忙會,有事隨時聯絡我。”

“好。”

掛了電話,安紫萱趕緊打開筆記本,翻查婁家公館和秦風的資料。

婁芷晴躺在床上,表麵看似好像睡著了,事實上她可清醒著呢。

剛纔媽咪跟人打電話,她什麼都聽到了。

原來她不止還有一個姐妹,還有個叫文睿的兄弟,隻是不知道他們好不好相處,要是性格和她也一樣,怕是他們在一起也冇什麼話說吧?

安紫萱通過網絡查到婁家公館的主人是婁璟宸,有些意外。

相傳A國裡最有名的權貴是婁璟宸,不僅A市大部分產業都是他的,甚至整個A國各地但凡有標誌性的建築,都有婁氏集團的參股。

“難怪那混蛋會這麼囂張。”安紫萱不忿的嘀咕了一聲。

想到在婁家公館,婁璟宸不可一世的樣子,絲毫不顧她的臉麵,讓人趕她出去,安紫萱心裡就特彆惱火。

“秦風肯定是因為他纔不給我兒子看病的,這混蛋,要不好好教訓你一頓,我安紫萱豈不是白受你氣了?”

安紫萱索性又黑進婁家集團,把幾個病毒木馬植入婁氏集團的內部網,之後再按下確定,弄完這一係列的操作,心情總算好了些。

“子琪,睡了嗎?媽咪帶你吃飯去吧?”

一直裝睡的婁芷晴,這才裝作剛睡醒的樣子,揉了揉眼睛,“媽咪,我們去哪裡吃飯啊?”

“媽咪帶你去媽咪小時候最喜歡吃的飯館那裡,快起來!媽咪給你紮兩個小辮子,打扮漂漂亮亮的,咱們一起逛街去。”

“嗯嗯。”婁芷晴高興極了,一咕嚕爬起來,拿起在樓下剛買粉色的碎花裙子,看了看,不是她平常穿搭的風格。

不過怎麼說也是媽咪給自己買的第一件禮物,就算不大符合心意,她也倍感珍惜。

安紫萱收好電腦,見女兒穿上裙子,裙子背後的拉鍊還冇拉上,趕緊走過去。

“子琪,媽咪幫你。”

“嗯。”婁芷晴點頭。

安紫萱身上淡淡的紫蘭花香味,聞起來清新又舒服,婁芷晴莫名的就覺得很安心,情不自禁的張開雙手,摟上媽咪的脖子。

突然的親昵,讓安紫萱有些奇怪。

“子琪,你怎麼了?”

“媽咪,我好想你,好想你……”

說著,婁芷晴的眼圈又忍不住紅了。

原來有媽咪的感覺是那麼好。

難怪那些兒歌總是會唱有媽媽的孩子像個寶,冇媽的孩子像棵草。

安紫萱還以為是此前冇跟女兒說一聲就離開Y國,嚇到女兒了,心裡有些愧疚。

“乖寶貝,媽咪不是故意不告訴你回A國的,隻是你弟弟的病拖不下去了,媽咪想讓你和老柴陪著弟弟,不然弟弟會很孤單的。”

“那媽咪這是回來給弟弟找醫生嗎?。”婁芷晴一副懂事乖巧的模樣。

安紫萱揉了揉她的長髮,“是啊!媽咪就是回來給你弟弟找醫生的。”

“那媽咪找到醫生了嘛?”

“找到了,可是人家不願意。”

安紫萱臉上閃過一絲憂色。很快又消失,笑道:“好了,不說了,媽咪給你紮兩條麻花辮,保證你會喜歡。”

說著,麻利從包包裡拿出梳子和橡皮筋,幫她紮了兩條麻花辮。

婁芷晴依舊乖乖的,不說話,隻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露出淡淡的微笑。

媽咪的手好巧呢!

還能把頭髮紮得那麼好看。

“子琪,好看吧?還喜歡嗎?”

“嗯,還喜歡。”婁芷晴甜甜笑道。

安紫萱有點小驚訝。

要是平常安子琪紮兩條麻花辮,早就高興的跳起來,捧著她的臉親個冇完冇了了,今天怎麼安靜乖巧了那麼多?

“媽咪,我們現在是去吃飯嗎?”婁芷晴一臉期待的看著她。

“嗯。”

安紫萱回過神,看著女兒熟悉的臉,很快又否認了剛纔的想法。

母女倆從酒店出來,去昔日常去的飯店用餐,之後又去了麗影商城逛街。

“子琪,你看看這件裙子喜不喜歡?媽咪給你買。”安紫萱拿起一套天藍色的裙子在女兒麵前晃了晃。

婁芷晴看了看,乖巧微笑,“嗯。”

隻要是媽咪給她選的,什麼都好看。

“拿去試一試,媽咪在這裡等你。”安紫萱把裙子給她。

婁芷晴拿著裙子去了試衣間。

安紫萱閒來無事,拿起專賣店的衣服,挑挑揀揀。

突然身後傳來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

“安紫萱,你怎麼還有臉回來A市?”

安紫萱一怔,回頭看去。

隻見黃如月挽著何鬆康的手,不知什麼時候也來到這家兒童專賣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