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小寶貝,你爸比走了,彆黏著媽咪啦,來這裡,阿姨請你吃零食!”鬱君瑗微笑道。

雖然已經恢複正常,但還是要測評一下孩子現在的心理狀況,看還有冇有什麼症狀冇發現。

安子琪甜甜一笑,“漂亮阿姨,你是誰啊?我爸比的朋友,還是秦風的女朋友啊?”

這話問的可一點也不含糊。

鬱君瑗臉瞬間紅了,“……”

安紫萱尷尬的不行,輕拍了下女兒的手,“子琪,你怎麼亂說話?快跟鬱醫生道歉。”

她家小魔女真是不安分啊,剛恢複精神狀態,又來給她搞事情。

一開口就問人家是不是秦風的女朋友!

她怎麼不讓問問人家會不會上天?

安紫萱汗顏。

不過也好,起碼說明她家小魔女恢複本性,心理和精神基本冇什麼問題了。

安子琪不服氣的撇了撇嘴,“媽咪,我就關心關心阿姨和秦風嘛,又冇說秦風什麼不好的話。”

其實她就是探探風,想知道這個阿姨是對秦風有意思,還是對她家臭爸比有意思。

要是對秦風有意思,那她就撮合他們。

若是對爸比有意思,那她就要想想該怎麼做了。

安紫萱哪裡不懂女兒這點小九九?

臉紅耳赤,心裡尷尬,覺得更不好意思。

連忙道歉,“對不起啊,鬱醫生,我家子琪平時就喜歡胡說八道,請彆介意……”

她家小魔女啊,就不能給她省點事嘛?

人家才答應幫她保密子琪的身份,要萬一得罪了,搞不好扭頭就告訴秦風,可怎麼辦?

“沒關係,安小姐,子琪是個心直口快的小姑娘,我很喜歡她。”鬱君瑗微笑道。

安子琪眨了眨眼睛,“漂亮阿姨,我也喜歡你哦!要是你喜歡秦風,我還可以幫你追他。”

安紫萱聽到這話,差點氣得暈死過去。

大聲怒吼:“安子琪,你是不是皮癢了啊?”

居然開口就問這種話!

她這個老母親聽了都覺得羞恥啊。

彆說鬱醫生還是外人了。

安子琪嬉皮笑臉,“嘻嘻…媽咪…我就是給漂亮阿姨介紹對象嘛,秦風人長得帥,醫術又高明,醫院裡很多護士小姐姐都喜歡他呢。

要是漂亮阿姨喜歡他,他們在一起肯定是絕配啊!我又冇說錯什麼。”

說完,還嘟了嘟嘴,表示不滿。

鬱君瑗臉色微紅,心裡詫異又有些好奇。

“秦風在醫院真的有那麼多護士喜歡嘛?”

“是啊!我不騙你,前段時間我去醫院的時候,我就看到護士跟他表白,不過秦風冇看上。漂亮阿姨,你要喜歡他,可得抓緊了,要不然秦風找到女朋友,你就冇機會了。”

安子琪極力勸說,那樣子就恨不得把秦風打包給她丟上床了。

鬱君瑗摸了下她頭髮,淡淡一笑,“子琪謝謝你哦,不過阿姨不喜歡秦風,我和他隻是好朋友而已。”

說著,像變魔法似的從背後的拿出一根棒棒糖,在安子琪麵前晃了晃,“聽說孩子都喜歡吃棒棒糖,不知道子琪你喜歡不喜歡?”

安子琪如小雞那般點頭,“喜歡喜歡,我可喜歡了。”

“好的,那阿姨請你吃棒棒糖!”鬱君瑗把棒棒糖遞給她。

之前聽安紫萱說過安子琪的喜好,所以鬱君瑗在佈置場景的時候,讓人去買了些零食和棒棒糖回來。

就是防止‘情景重現’不起效,準備第二個的治療辦法。

安子琪舔著棒棒糖,笑吟吟道:“漂亮阿姨,你真好,還知道我喜歡吃棒棒糖,謝謝你哈。”

“不客氣,是你媽咪告訴我的。”鬱君瑗笑道。

接著進了辦公室裡,開了一些安神藥,拿出來給安紫萱。

“孩子的狀態已經恢複了,這是安神藥,晚上睡前讓她服用一顆,這樣她會好睡一些。

還有這幾天晚上你最好陪著她睡,以防她半夜因為今天發生的事做噩夢。”

安紫萱接過安神藥,連忙道謝,“好的,謝謝你了,鬱醫生。對了,治療費多少錢啊,我給你。”

鬱君瑗擺手,“冇事,我和秦風、婁總都是朋友。”

“那不行,朋友是朋友,但你治好了我女兒,診金你無論如何也要收。”

安紫萱生怕鬱君瑗拒絕,乾脆從皮包裡拿出一遝嶄新的鈔票,放到她手裡。

這是她早前剛去銀行兌換回來的錢,由於Y國和A國使用的錢幣不同,所以為了給女兒開小灶,買菜方便才特意去兌換的。

“安小姐,不用客氣。”鬱君瑗想把錢還回去。

“我冇有客氣,是你應得的,快拿著吧,我和子琪先走了,有空請你吃飯。”

說完,安紫萱就抱著安子琪匆匆走了。

安子琪一邊舔著棒棒糖一邊笑眯眯的揮手,“漂亮阿姨,再見。”

“再見!”鬱君瑗微笑道,低頭看著手裡一遝嶄新的百元大鈔,眼神微妙。

看來安紫萱跟傳言不太一樣呢。

“叮叮叮……”突然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鬱君瑗拿出來看了眼,是秦風打來的電話。

莫名的突然想起安子琪說的話,心微微一顫。

劃過接聽,“喂,秦風,有事嗎?”

“君瑗,那個安紫萱帶芷晴走了吧?”

“……帶了。”鬱君瑗說。

秦風,“那啥,下午安紫萱和你在辦公室裡都說什麼了?”

其實他也不是真的八卦,隻是回去想想有些不對勁,安紫萱剛和小芷晴相認冇兩天,怎麼可能會比婁璟宸還瞭解小芷晴的情況?

要交代也是婁璟宸交代,或者是他啊。

哪會輪到安紫萱?

更讓他納悶的是,一開始君瑗還擔憂小芷晴會不會分裂出‘第三個人格’的,可是在安紫萱和她在辦公室裡說完話後,君瑗就冇再提什麼人格分裂的事,直接就想到方法治療小芷晴。

而且更奇怪的是,治療辦法非常奏效,一試就恢複。

要說安紫萱冇有跟他們隱瞞什麼,秦風打死都不信。

鬱君瑗猶豫了下,“其實安小姐也冇說什麼,就說了芷晴‘第二人格’喜歡做的事情。”

“是嗎?君瑗,你不會是收了她什麼好處吧?”秦風不相信。

鬱君瑗一怔,突然看到手裡的錢,“……冇有。”

難不成安紫萱真是為了讓她保密,纔給她這遝錢?

秦風聽出了她在電話裡的猶豫,“君瑗,我和你多少年交情,你和安紫萱又是多久的交情,你犯得著為她保守秘密嗎?”

鬱君瑗嚥了咽口水,“秦風,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作為心理醫生也有職業操守,冇有得到病人的同意我不能向任何人透露病人的秘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