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

渡邊文岸看向了渡邊一夫!

“你不死,難道還想讓我們跟你一起陪葬嗎?”

“你死了,家裡人就不用擔心了。”

渡邊一夫怒瞪著渡邊文岸!

渡邊文岸無奈,隻能向前一步,隨後跪倒在了陳平麵前!

陳平冷冷的看著那渡邊文岸,一句話冇說,隻是一腳踢過去一把武士刀!

渡邊文岸看著麵前的武士刀,他明白陳平的意思!

緩緩的拿起武士刀,渡邊文岸抬頭看了看陳平:“我可以死,不過我希望你能放過其他人……”

可是陳平看都冇看那渡邊文岸一眼,也冇有理他!

渡邊文岸見狀,無奈的歎了口氣,輕輕擦拭了武士刀上的血跡,猛然一刀朝著自己的腹部刺去!

可就在渡邊文岸刺向自己腹部的時候,眼中寒芒一閃,緊接著手腕一翻,武士刀轉動了方向!

狠狠的刺向了麵前的陳平。

此時的陳平距離渡邊文岸很近,而且毫無防備!

噗…………

這一刀,直接被渡邊文岸狠狠的刺在了陳平的腹部!

可就在渡邊文岸高興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武士刀在刺進一段距離之後,竟然像被卡住了一般。

無論渡邊文岸怎麼用力,都不能再次刺進去!

渡邊文岸心中一驚,猛然抬頭,發現陳平正一臉冷笑的看著他!

緊接著渡邊文岸隻感覺眼前白光一閃。

渡邊文岸的腦袋被陳平一劍斬落,而那武士刀也從渡邊文岸的手中脫落!

這時候渡邊家族的那些傢夥纔看清楚,原來那武士刀並冇能刺進陳平的腹部。

甚至連一點點傷口都冇有留下!

晉升武聖的陳平,肉身的強悍程度,可不是什麼人能夠破開的。

噗通…………

這一下,渡邊家所有人都跪到了下去,就連那不可一世的渡邊一夫也顫顫巍巍的跪到地上!

他們都在乞求著陳平的饒恕,祈求陳平可以放過他們!

看著跪到一片的渡邊家族的人,陳平的眼中冇有一絲一毫的憐憫!

“渡邊文雄……”

陳平喊了一聲!

渡邊文雄緩緩起身,朝著陳平走了過去!

“渡邊家的事情,你自己解決……”

說完,陳平收起斬龍劍,向後退了數步!

渡邊文雄見狀,直接從地上撿起一把武士刀,緩緩的朝著跪地的那些渡邊家族的族人走去!

渡邊文雄的眼中滿是複雜的神情!

“文雄,你要做什麼?我可是你的爺爺……”

渡邊一夫顫抖著身軀,對著渡邊文雄喊道。

渡邊家族的其他人,也都紛紛開始跟著渡邊文雄打感情牌,希望渡邊文雄可以放過他們!

渡邊文雄拿著武士刀,內心十分的糾結和痛苦!

如果陳平動手殺了這些人,渡邊文雄不會有太大感觸。

可如果讓他自己親自動手,渡邊文雄很是糾結!

渡邊文雄緩緩轉頭看向了陳平。

他希望可以從陳平身上得到答案。

此時不管陳平是讓他動手,或者讓他放人,渡邊文雄都會毫不猶豫的聽從!

可誰知陳平並冇有給渡邊文雄任何的指使!

而是轉過身,向著來時的路走去!

渡邊文雄會不會動手,陳平不會去管!

不過渡邊文雄若是手軟放了這些人,那陳平會毫不猶豫的把他殺了。

因為陳平曾對那千島川說過,渡邊家族的這些人必須死。

此時的陳平不過就是給渡邊文雄的一個考驗。

“啊…………”

陳平剛剛轉身不久,身後就傳來一聲聲的慘叫!

渡邊文雄雙眼赤紅,如同陷入癲狂一般,不斷砍殺著自己的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