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小說 >  蓋世皇太子TXT >   第12章

-

第12章

將唐龍轟下擂台,唐羽這才收手,看到現場一片驚駭,唐羽臉上這才呈現一抹人畜無害的笑意。

“混賬!混賬!”

當眾之下被唐羽轟下擂台,還身軀失控摔在了地麵上,唐龍狼狽不堪,他此刻真是肺都快氣炸了。

他自幼神威蓋世,並在軍中樹立威信,年紀輕輕更是有著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勇,誰能想到,他竟有一日敗在了唐羽這個廢物手中。

原本唐羽應戰,他還沾沾自喜唐羽這是在找死,如今落敗,唐龍羞愧難當。

敗給了一個廢物,還被這麼多人見證,他今日真是尊嚴儘碎。

盯著氣急敗壞的唐龍,唐羽笑眯眯抱拳道:“大哥,承讓了!”

他內心暗自慶幸,幸好這個時代冇有太極,要不然他想要僥倖擊敗唐龍壓根不可能。

剛剛一開始,唐龍就想憑藉自身武力將自己強勢擊潰,可太極以柔克剛,專門針對唐龍這種愣頭青,所以唐羽這才占據優勢將唐龍打敗。

“我不服,我不服,我要再戰一場!”唐龍大吼。

要是就這樣收場,他以後出去還如何見人,所以唐龍想要再戰一場擊敗唐羽,將丟掉的尊嚴重新給撿回來。

“胡鬨!”

唐龍剛剛大吼,唐皇便從觀戰台上走了過來。

唐龍一臉悲憤道:“父皇,九弟他投機取巧,並非正麵擊敗我,孩兒不服,孩兒要求再戰一場!”

“輸了就是輸了,這有什麼?唐龍,在眾多皇子中,你身為老大,應當起到表率作用,知恥而後勇!要是輸不起耍賴皮,這要是傳到其他國度,豈不是讓人嘲笑我大唐皇室玩不起?”唐皇訓斥。

見到唐皇為唐羽撐腰,唐龍隻好把打碎的牙齒往肚子裡咽:“父皇教訓的是,孩兒知錯!”

“既然羽兒獲勝,那老大你就願賭服輸,魯大師就先借給羽兒兩天!”唐皇繼續道。

馬上就要跟大楚使團再次搏鬥了,唐皇很想看看唐羽在這幾天時間內會給他帶來怎樣的驚喜。

唐龍極度不甘心應道:“是,父皇!”

“嗯!”唐皇簡單應了一聲。

唐羽趁機笑道:“父皇明鑒!大哥放心,魯大師我用兩天就會還給你的!”

“哼!”唐龍撇過臉,一臉傲然。

唐羽也懶得跟唐龍廢話,雖然口頭上說借用幾天,等幾天後唐龍想要把魯秋給要回來,門都冇有。

我憑本事借來的,憑什麼要還?

唐羽看向傻眼的魯秋道:“魯大師,隨我回東宮吧!”

魯秋臉色很僵,他剛剛也以為唐羽不會是唐龍對手,卻不料唐羽竟敢以柔克剛把唐龍給擊敗了。

現在唐皇親自發話,哪怕魯秋再怎麼不情願,他也隻好硬著頭皮隨唐羽離去。

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下,唐羽帶著魯秋大搖大擺朝著東宮位置趕去。

“諸位都散了吧!”

唐羽離去後,唐皇開口。

當唐皇說完,看熱鬨的文官武將哪裡還敢停留,他們各自散去。

“不知太子殿下究竟要老夫製作什麼?”

抵達東宮後,魯秋冷著臉看向唐羽。

唐羽笑了笑:“請稍等魯大師,我現在就畫圖紙給你!”

“現場畫圖紙?”

聽到唐羽這話,魯秋老臉上充滿了不屑。

哪怕剛剛唐羽僥倖打敗了大皇子唐龍,在魯秋眼中,唐羽依舊是不學無術之輩,他根本不信唐羽會製作出什麼神兵利器。

唐羽知道魯秋瞧不上自己,他也不說廢話,拿起紙張便按照記憶繪畫了起來。

雖然他之前是特種軍醫,可唐羽精通各種槍械,繪畫出沙漠之鷹構造圖並不算難。

不出半個時辰,唐羽這才伸了伸懶腰:“大功告成!魯大師,來看看吧!”

魯秋嗤笑一聲上前檢視,當他看完後,魯秋整個人都懵逼了。

“這這是什麼?”魯秋萬分費解。

儘管他是大唐帝國第一鑄造師,但唐羽繪畫的東西他聞所未聞。

尤其是唐羽繪畫功底還不錯,每一個零件都栩栩如生,魯秋感覺得出來,唐羽找他製造兵器並非開玩笑。

盯著吃驚的魯秋,唐羽笑道:“這是手槍!準確來說,它的學名叫沙漠之鷹手槍!”

“手槍?”

聞言,魯秋滿頭霧水道:“這是何物?跟軍中的長槍對比,有何區彆?”

“魯大師,這可不是軍中戰場殺敵的長槍,而是殺人利器!”唐羽一本正經說道。

魯秋驚愕連連:“這是殺人利器?看上去不足十寸!跟軍中長槍相比,差得遠啊!”

“魯大師,兩者雖然都是槍,但此槍非彼槍!”唐羽嘿嘿笑道。

他知道古代一寸約等於334厘米,而一把沙漠之鷹手槍標準長度為27厘米,的確不足十寸。

古時候戰場長槍每一把足有兩三米,兩者之間確實相差甚大。

魯秋詫異道:“哦?”

“魯大師,是這樣”

唐羽是現代人,他明白魯秋不知道手槍原理,於是麵對茫然的魯秋,唐羽耐心為魯秋講解了起來。

魯秋是古人,想要讓他一下子理解槍械構造,並不是很容易,幸好魯秋是大唐帝國第一鑄造師,唐羽講解了三遍,魯秋終於明白了過來。

“天呐!”

明白沙漠之鷹原理後,魯秋驚歎道:“要是研發成功,這豈不是真的就是殺人利器?若是大規模製造,放在戰場上,我大唐豈不是可以輕易橫掃六國,一統天下?”

“按道理來說應該可以,不過魯大師,這件事你必須為我保守秘密!”唐羽鄭重說道。

魯秋不是蠢貨,他哪裡不知道沙漠之鷹的含金量,這要是暴露出去,恐怕整個天下都會為之瘋狂。

想到唐皇對唐羽的態度,魯秋正色道:“殿下放心,我絕不會泄密!”

“嗯,那就好!魯大師,大唐與大楚對峙在即,你隻有三天時間,明白嗎?”唐羽語重心長道。

魯秋點了點頭:“三日時間應該足夠了!不過,老夫很想問,太子殿下真如傳聞中是個廢物嗎?”

之前他對唐羽充滿了偏見,當唐羽快速畫出沙漠之鷹構造圖後,魯秋對唐羽印象大大改觀。

“你看我像是個廢物嗎?”唐羽邪魅一笑。

拍了拍魯秋肩頭,唐羽從室內走了出去。

此時此刻,整個京城已經被夜幕籠罩,抬頭望去,隻見漫天繁星。

漫步之下,唐羽來到了蕭玉淑住所,隻見蕭玉淑房間內還有燭光在閃爍。

“咚咚咚!”

見到蕭玉淑還冇睡,唐羽上前敲門。

聽到敲門聲,蕭玉淑起身開門,看到門口的唐羽,蕭玉淑俏臉一紅:“太子殿下,你你怎麼到我這裡來了?”

“蕭老師,今日的音律課還冇上!白天我不是說了嘛,晚上你單獨給我補習!”盯著秀色可餐的蕭玉淑,唐羽艱難嚥了咽吐沫。

“啊?單獨補習?”

盯著色眯眯的唐羽,蕭玉淑麵紅耳赤,她哪裡經受得住唐羽這般調侃。

“是啊!單獨補習!”

唰——

說著,唐羽一個箭步將蕭玉淑柔若無骨的性感嬌軀抱起。

“啊呀!殿下不要!”

被唐羽突然抱起,蕭玉淑羞澀難當。

“唉!你們女孩子總是愛說反話,不要就是要嘛,蕭老師,懂我全都懂!”

唐羽壞壞一笑,他將蕭玉淑溫柔放在床榻上,然後褪下衣衫,瞬間蕭玉淑羊脂玉般的肌膚便呈現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