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可怕。

李秋平聞言皺眉,來不及多言,就見玉虛冷哼:“玄炎,你今日儘然為了這個孽障,下如此懸賞?”

“閉嘴。”

玄炎冷哼之時,一道火龍,自玉虛身後迸起,僅是眨眼功夫,熾熱之感,再湧全身,玉虛麵色刹那漲紅,玄炎之火。

似是能燃燒靈魂。

李秋平未有多想,再祭勁氣,一抵神聖壓迫,深邃雙眸之內,更起堅韌決心,玄炎負手轉身,一掃兩人,輕蔑一笑:“玉虛神聖,你莫不是天真的以為?這數百年來,玉虛宗當真以你為尊不是?”

“不過就是利用你十八神皇之首的身份,來羞辱曾經的傲天舊部而已。”

“冇有玉虛宗,你,算個什麼?”

一聲輕哼。

火龍再湧,竟是震退李秋平和玉虛,李秋平就要動怒而上,可以對他不尊,可,不能對玉虛無禮,玉虛大手一揮,阻攔了李秋平,雙眸平靜如水:“玄炎,雖然你所言不錯,可是你彆忘記了,玉虛之名,乃是神帝親賜,莫非你敢大庭廣眾之下,對我出手?”

“哈哈哈。”

玄炎聞言輕笑,負手之時,豪氣沖天而起, 僅是刹那,在戰圈之內的眾人,竟是刹那跪地。

撲通!

撲通!

撲通!

冇有任何遲疑,現場眾人紛紛跪地,齊聲高呼:“參見主上!”

“參見主上!”

“參見主上!”

……

聲聲呼喊,乃是無上忠誠之心,玄炎得意輕哼:“玉虛,你看見了麼?這纔是一個話事人,應該有的姿態,而不是你一般。”

“走到哪裡,就是彆人議論的話題!”

“十八神皇之首。”

“曾經的絕世天才,如今如同一條狗一般,為玉虛宗看門數百年。”

羞辱言。

天可響。

李秋平十指緊握,嘎吱做響,卻被玉虛死命阻攔,玉虛輕笑:“既然你如此說,那你今日懸賞,本聖同樣默許。”

“殺淩天者!”

“未來千年,玉虛名下第一宗!”

重賞之下。

必有勇夫,現場群雄看向淩天的眼神,更起森寒之變,此刻眾人之眼。

宛若雷霆炸碎不休。

死亡!

僅在眨眼,現場圍觀神皇強者,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即彼此一下決心:“大家一起上,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要將這九龍孽障給淹死。”

“而且這個傢夥,現在早已是強弩之末了,實在是冇什麼可怕的。”

“大家同時出手,他可是必死無疑。”

“大家說的有道理。”

……

眾人對視之間,竟是隨即同化流光,現場圍觀的數十神皇強者,冇有任何掩飾,以四麵八方彙聚之姿,朝著淩天而去。

遠處。

清風神皇下意識眯眼:“眾人同時出手,這下九龍孽障,怕是必死無疑。”

“隻要他死了,他在我體內所下的暗招。”

“怕是就冇人知道了。”

清風雙拳緊握,雙眸瞪大,似是生怕錯過了什麼一般,要說現場他是最希望淩天橫死的存在,戰圈之內,淩天看著四周同時衝殺而來的數十神皇強者,雙眸之內未有任何膽怯。

負手一瞬!

戰袍猛然盪漾而起。

霸道戰袍激盪刹那,現場雷霆巨顫之時,一道轟天之能,刹那擴散開,同時王者仰天長笑:“天下皆佛,唯吾稱魔!”

“既吾以入魔,那何須有佛?”

質問言!

血龍盤。

淩天周身血色殺意,一瞬空前高漲了起來,如此絕境之下,淩天的心,卻是格外平靜,不曾有任何膽怯,唯有暢快一戰之希。-